亚美娱乐优惠多一些
L 产业新闻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
邮箱:
QQ:
地址:亚美官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每日新闻迎来大批裁员!机器人书写时代到来营销行业将被彻底颠覆

2018-09-02 08:54

  品途解读:创作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过程,从0到1,创造出世界上本来不存在的东西。而AI现在能做的,不过是从1到N而已。

  最近纽约每日新闻迎来大批裁员,就连总编辑也被“炒鱿鱼”。这一刻,服务每日新闻长达20年来的老记者编辑们在门口相拥而泣。要知道这可是世界上最知名的地铁小报。

  他们的广告收入下降太快了,已经负担不起高昂的人力费用。除了Facebook等社交媒体冲击外,背后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很多竞争媒体已经采用机器人来撰写短消息,这导致媒体人的洗牌加速。

  如果说工业革命是逐渐取代了蓝领体力劳动者,那么人工智能革命可能要对白领脑力劳动者造成威胁了。

  “不仅仅是重复性的工作会被取代,很多白领工作也将在10年内被取代,包括记者(媒体人)这个行业。”这不是耸人听闻,这是李开复博士在新书《人工智能》分享会上的一段警世之言。“AI作者已经虎视眈眈,很难想象靠文字为生的的人忽然有一天不能靠文字养活自己,那么我们该去做什么?”

  最近,亚洲最大的营销传播公司蓝色光标集团也顺势推出了会改稿子的编辑机器人。

  妙笔机器人由蓝标子公司捷报数据研发,可以在1秒内改编出数千篇新闻稿,并且内容还可以根据不同传播渠道变换风格——逗逼的、卖萌的、二次元的……只要你能想到的。

  这是继腾讯Dreamwriter、第一财经WritingMaster、百度度秘、今日头条xiaomingbo、南方都市报“小南”之后国内的又一个书写机器人,也是国内第一个机器人改稿编辑。有业内人士戏称这款产品“是一个为公关公司节约车马费的战略性产品”。

  不管是写东西还是改稿子,机器人依靠的是数据量。蓝标旗下的捷报数据在公关新闻检测领域已经拥有15年的积淀。他们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给妙笔机器人“喂”了捷报过去积累的数千万篇新闻稿内容,使机器人学会了拆解、分析和改编文章。

  妙笔机器人的改稿过程主要分为三步:第一步,输入原新闻稿标题和内容;第二步,机器对原文进行理解和分析;第三步,选择成稿数量,针对微信、微博和网易新闻的特性,在保证中心内容不变的情况下,改换不同风格的标题和内容,自动插入相关图片、商品链接、名词解释和延伸阅读。创意家居照明产品设计:最好调节的台灯博天堂918

  蓝色光标旗下捷报数据总经理周登平对品途商业评论表示:“妙笔机器人改稿是建立在原稿基础上去修改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不会被改编,更不会凭空杜撰。因为他可以找到文章的中心意思。将热点的中心思想和文章的中心思想相匹配,因此它很难出现失误。”

  周登平进行了现场演示,搜集了大众途观的新闻后进行现场修改,一秒钟的时间,机器挑出了关键信息,并在屏幕上跳出来1000篇文章,配图各异。

  周登平告诉品途:“他会在相关信息的网页抓取图片,所以不会出现文不对题的情况。”关于文字和图片的版权问题,周登平解释到:“目前使用的库也主要是基于品牌客户的图片,大多数是客户找媒体拍的,不存在版权问题。”

  与其他几家机器人写稿的产品不同在于,蓝色光标推出的撰稿机器人“妙笔”更注重稿件的传播裂变能,以解决营销人高效传播品牌诉求的痛点。

  周登平认为“今日头条更多是模板化写作,而妙笔需要理解客户想要说什么、传播什么,出发点和诉求都不同。传播个性化才是妙笔核心,机器人只会根据现有内容进行有限的风格语境上的改编,即不会把一篇垃圾稿变成好文,也不会把一片好稿子变差。”

  妙笔技术顾问,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万小军对品途表示:“这是一个从结构化数据到非结构化数据的过程。”

  “将足球比分写成比赛报道属于模板化写作。而妙笔的场景是我先有一篇稿子,怎么变成不一样的,微信范、头条范。第一个难点在于理解文章核心讲的是什么。第二个难度在于学习风格,不能学习负面的风格。”

  周登平认为“原来的个性化成本很高,人写一篇稿子只有500个人看投入产出比也很低,但如果是一个机器写的稿件只有30个人看了,投入产出比也很高了。机器人用1秒对30个人产生价值,它的效率就很高。”

  品途商业评论了解到,蓝标的改稿模块是由捷豹数据与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万小军共同研发的。万小军提供算法,周登平提供数据支持最终生产出妙笔这个产品,这款产品结合了最新的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和视觉图像处理的技术之后,通过语法合成与排序学习生成改写新闻。

  据了解,国内今日头条、南方都市报等知名度机器人写稿项目都离不开万小军的技术支持。

  万小军对品途表示:“写作从传统的规则到统计再到深度学习有非常大的进步,但是难度在于技术的迁移很难,比如你这个技术模型可以写体育新闻,但是迁移到娱乐新闻领域就不行了。做不到一套软件通用。”

  作为一家公关公司,妙笔这个机器人把同一篇文章改编成不同类型,最大的目标离不开营销。很多客户会对蓝标提出各种各样的需求。同样的内容面临不同的受众需要、不同的风格语境。

  日新月异,稍纵即逝,自媒体成主战场,但高度分散,沟通成本高。而妙笔机器人通过对分析主体、匹配图片、名词解释、定义标签等常用传播点进行分析,用户可以对妙笔的理解进行调整,在这之后,妙笔推荐出关键信息点匹配的热点新闻,并对原文内容的每个段落匹配进行分析,在合适位置插入热点新闻信息,从而成功“蹭”到热度。

  比如蓝色光标发布小蓝机器人家族时,妙笔机器人就借助了微软小冰第六代发布的热点:“微软小冰发布了机器人,蓝色光标作为亚洲最大的传播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机器人。”

  2、节省时间的个性化。好的传播效果需要传播量的支撑,不同平台对传播内容有不同风格要求,千人千面的信息分发机制让完全同样的内容被折叠和淹没。

  妙笔机器人在改编完文章后,可以和蓝标推出的生花机器人进行合作,妙笔将一篇公关稿改写完成后,生花机器人主要负责把内容分发,并根据风格调整匹配到自媒体平台,将批量文章一键自动发布到各个平台。

  3、舆情监测。媒体平台多、内容杂、变化快、不可控,负面随时爆发人工监测和提报效率低,不全面。如今,企业对于舆情监测越来越注重,每家企业都在找寻更具个性化的信息监测助理。

  妙笔和蓝标推出的14款机器人配合,可以监督舆情。这节省了大量需要实时检测企业负面信息的重复性人力工作。也可以监督品牌内容的传播效果,并实时的重构传播模型,重新改写传播信息。

  周对品途说:“个性化传播是一个重要诉求,如果一个人看到大众途观的标题他不一定愿意点开,但如果是关于越野自驾游的他可能更感兴趣,这个时代你让用户看广告可以,但要理解用户喜好,给用户一个好的理由和场景。AI在内容传播上可以根据用户产生千人千面的场景这是一个好的趋势,他可以将用户想读的和品牌想传播的内容做一个完美结合。”

  蓝色光标COO熊剑表示,AI技术正在重塑整个营销行业,机器人让营销人从数据整理、素材分析等繁杂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听书|心理学经典重读9《亲密关,聚焦到更具创造性的工作,提高营销人的工作效率。另外,营销过程中的数据可以被实时抓取,涉及的算法和数据均在系统内沉淀,促进营销决策、创意产出愈加具有科学性。

  AI记者始于2009年,在美国的职业棒球大联盟季后赛上,一款名为StatsMonkey的人工软件超过人类记者的速度,率先完成一篇机器稿件,当时在街头巷尾争议四起。随后的两年,包括《福布斯》、洛杉矶时报(LosAngelesTimes)在内的国外知名媒体逐渐开始尝试用机器人写稿。

  目前,AI完成的文章已经应用在商业,教育等领域。依靠强大的数据平台,AI以数秒之内就可以生成一篇稿件,速度无人能及。

  既然写稿机器人已经能够如此神速流畅的编写出一篇新闻稿件,那么作为传统媒体人会不会面临失业呢?

  万小军教授认为:“机器写作的难点目前还无法攻克。截至目前机器人只能撰写消息类稿件,诸如深度、人物专访类还无法胜任,但因其属于批量生产类型,每天可完成百篇稿件,在稿件数量上’完胜’人类记者,这体现了知识工作自动化发展的趋势。”

  目前,很多国内外顶级新闻机构都在研发机器人“书写文字”项目。业内人士预测,除了短新闻,未来如会计报表、法律司法文书等大量格式化文书化的内容,完全可以由机器人来操作。

  如果说工业革命是逐渐取代了蓝领体力劳动者,那么人工智能革命则将要取代部分白领脑力劳动者。但目前看,AI书写只能起到辅助作用,还有很多的技术瓶颈。

  腾讯对品途商业评论表示,以腾讯的AI写作项目Dreamwriter为例,它虽然已经应用在了财经和体育的短报道上,但是进展缓慢,代替人类记者还为时尚早。

  另有研究者表示,“现在的AI就像一个个严重偏科的小孩,在某些方面极其擅长,但在某些方面又相当弱智,有些能力则是完全没有。AI实际上很难超越人类。虽然,关于AI完成了作画、作曲、写作之类的新闻层出不穷,但这些新闻其实少有将AI的作品完全展示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它们大多数都太惨不忍睹了。”

  创作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过程,从0到1,创造出世界上本来不存在的东西。而AI现在能做的,不过是从1到N而已。你给AI再多次的训练,它也只不过是更改一个个值对应的函数和概率,却理解不了这些值背后的含义,更不用说从海量信息中挑选出有价值的信息来作为新作品的题材了。

  通过采访和调查,笔者虽然发现目前的AI写作还处于初级阶段,但是它背后的潜力依然让“靠写字谋生”的笔者不能平静。如今,业内都在讨论AI的“奇点”,“奇点”可以理解为AI从目前的弱人工智能变成强人工智能。

  李开复认为,从目前的弱人工智能到强人工智能(如同人类可以推理和解决问题的AI)需要漫长的时间,但是从强人工智能到超人工智能(超越人类的智慧意思)可能仅仅需要一天的时间。

  虽然当下,写作者还可以惴惴度日,但高枕无忧的写作时代已经结束了。如果奇点真的来临,作为写作者的人的价值真的毫无存在必要了吗?

  雨果科幻文学奖获得者,《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给出了她的思考:“在未来,工厂机器流水线留给机器人,人会以更加富有创造性的方式与流水线竞争。人的独特性会体现出来:思考、创造、沟通、情感交流;人与人的依恋、归属感和协作精神;好奇、热情、志同道合的驱动力。”

  人和机器人最大的差别不是计算能力和文字转化,而是人的情感、道德内核以及对现实世界的观察与思索。创造者的个性化思考才是文字作品的价值所在!